按月存檔:四月 2015

腳下的路

地上的路,或平坦,或坎坷,或光明,或陰森。行走者不同,感受各異,結局大迥。
常由腳下的路,想到迷幻如夢的人生。有人能在艱難中走出坦途來,有人行走于坦途卻顯得並不輕松,有人走著走著便拐進了茫茫霧霭。人生如路,都渴望走得順利,但難免遭遇逆境。因有逆境中的奮鬥,才可能走出傳奇、悲壯、絢麗的人生之路。
由此,常常回憶起我和蔓多年前那次難忘的經曆。
那是一個多雨的夏季,我和女友蔓由老家磨坪去鄰鄉的修坪。那原本是一條再熟悉不過的山鄉小道,不知走過多少次了,從山坡彎彎折折下到谷底,跨過搭在小溪兩岸的雙木便橋,再沿著羊腸小道攀爬到坡頂,就能看到修坪寨子幢幢老木屋的輪廓和冉冉升起的炊煙。
IPS 整容我擔心的是,由于前個夜晚天降大雨,夏季的小溪說變就變,一旦漲水就是一條洶湧的河流,谷底那搖搖晃晃的木橋怕早就無影無蹤了,這下,河溝可過不去啊。母親告訴我,平日裏過河的小木橋溪流之上還有一彎小橋,一般的洪水是淹沒不了它的。我自認爲是能找到那彎小橋的,便沒認真記下母親所說橋的具體位置。當我倆抵達山坡下的小溪邊,果然!看到的是翻騰的河水,根本過不去啦,便開始尋找母親所說的那礅小石拱橋。
我們沿著河邊狹長的撂撂田梗小道溯流而上,走了一會兒,竟繞回到了流水洶湧的河床壁邊,走成了斷頭路,只得返回。于是,探另一條小路走,遇見一路段因雨水浸漬正塌陷,路面滿是泥石流,側面是令人心悸的懸崖,我拉緊蔓的手,鼓起勇氣,小心翼翼地跨了過去。這下,仿佛救星似的,終于見到了母親說起的小橋,安安穩穩跨立在深深的河道上。
這一改道,通向修坪的路這下全陌生了。平安的跨過橋,走了小段路後,前面是十字路,需要作出選擇。咋辦呢?憑感興經驗,我倆便選擇路面較顯眼的大路走。沒想到,錯誤由此開始!這裏是陡峭的山谷,越往上走,路越模糊。我倆隱約感覺走錯了,卻也沒十分把握。繼續走,快到山頂了,仿佛距目的地近在咫尺,前面卻斷了路,斷崖!又走不通了,我倆哭笑不得。想穿越山頂的雜木林而過,可林子太茂,荊棘也多,這可是難以走進去、也難以走出來的密林哦!幸好,我還能辨別修坪的大致方位,便只得扒開茂密的玉米林和雜草叢,一塊塊翻越半山腰小而陡的坡土,艱難攀越十多溜土,終于接上了通向修坪的大道。
走到修坪,我倆精疲力竭。看時間,本來平時一個小時的路程,我們竟然折騰了三個多小時。這是我平生感覺最尴尬、狼狽的一次徒步。
事後回想,我居然在熟悉的地方走錯了路,真是可笑。我沒認真聽母親講述另一彎小橋的位置及小橋後面的路,我們本來有機會向一位割草的老人問路而放棄了,竟全憑感覺和經驗,以爲被人們走得多、越發顯眼的路,就是我們應該的選擇。按這樣的思路去判斷,步入歧途也難免哦。
但我倆雖經曲折,終是到達了目的地,也是有收獲的。想到尋路和行走的奇遇,我們都坦然的笑了。這也算一次教訓吧。生活,有智慧和靈性不可觸及的空白地帶,每一次錯誤,或是偶然,也有必然。倘若不慎誤入歧途,卻不能失去靈性的感悟,不能沒有智慧的定航,只有保持理智和清醒,保持機敏和靈悟。這樣,當撞入絕境時,不會因昏昧而跌入深谷;走于坦道,不會因固執驕傲而拌倒,人生,便不會迷茫。